林振强 林振强,(1947年-2003

admin 文化 519

  林振强,(1947年-2003年11月17日),绰号洋葱头、强伯、傻强,香港著名填词人兼专栏作家、漫画家、资深广告撰稿员、创作总监,是广告界出名的鬼才,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间活跃于香港填词界,留下数百作品。

  音乐方面较为人熟悉的计有:张国荣主唱的《共同渡过》、《H2O》(作曲)、《Stand Up》、陈秀雯《甜蜜如软糖》、草蜢乐队《ABC》、梅艳芳的《黑夜的豹》、《坏女孩》、《似火探戈》、陈慧娴的《千千阕歌》、《傻女》、张学友的《太阳星辰》、《每天爱你多一些》、甄楚倩《今天天气呵呵呵》、《难破船》、林子祥的《每一个晚上》、Beyond的《早班火车》《醒你》、郭富城的《强》、罗文《纹身的猎人》、李克勤《好戏之人》、陈奕迅的《天下无双》、关淑怡《无尽的爱》、《当世界无玫瑰》、张立基《今夜你是否一人》、王菲《天与地》、《如风》、杜德伟《影子舞》、黎明《但愿不只是朋友》、何家劲《也许》、刘德华《爱不完》、吕方《同是寂寞人》和谭咏麟《暴风女神Lorelei》等。最后的词作是林志美的「孤单先生孤单小姐」。

  林振强的文字魅力不只限於歌词,还包括他的专栏文章、出版刊物和诙谐漫画。要寻找他妙笔生辉的痕迹,可以从《壹周刊》专栏《松一松》、书刊《一个人 在床上查字典》系列、漫画《洋葱头》,及《苹果日报》的《傻强扶弱》,都将他幽默风趣的一面表露无遗。他的文章虽然充满色情,咸湿,政治,生活,天文、地理,但一律以幽默惹笑的方法演绎出来,令人捧腹大笑,结果咸湿的不觉咸湿,反而惹人好感,读完再读 。林振强曾自谓,其作品常常是在说些似是而非的歪理,其中亦不乏用男女性事谈人生哲理。 林振强有一名胞妹早年因血癌去世,林振强把她的故事写成《笛子姑娘》一词。林振强胞姊是香港著名女作家,有“才女”之称的林燕妮。

  林振强于2003年11月17日凌晨因淋巴癌病逝,终年56岁。林振强在2003年9月时突然中止他在《苹果日报》和《壹周刊》的专栏,编辑部只说他放假。由于他未有向外界透露他的健康状况,外间对他的逝世均感到突然。 2004年初分别获香港电台和香港无线电视追颁金针奖和荣誉大奖,同年11月获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颁发“CASH音乐成就大奖”, 以表扬林在乐坛的贡献。

  【作品风格】

  林振强在80年代至90年代可说是叱咜乐坛的填词人,歌词在他的手中,透过故事,穿越想象,变成具有时代感和娱乐性的新鲜面貌。林振强在80年代末期的产量,是远超过其他填词人的;喜欢他的歌词的人说他的奇思妙想,不绝如缕,而他歌词的语言方式又是传统老到的,非常注重词句的对称、工整、韵律。

  赞赏林振强的评论指出,林的歌词中,擅长运用象征寓意的手法来正写事物实则侧写感情,例如以四季的交替带出时光流逝,以季节停留比喻记忆的深藏,利用各种天然意象描绘时间与空间的转变如叶倩文的《秋去秋来》,郭小霖的《从不知》,更有张国荣的《春夏秋冬》,意境深远,意味深长。他对父子之情的描写亦相当细腻,如《空凳》和《追忆》描写细腻,其中《空凳》的动人之处在于利用一张空凳,联想到父亲,而不是直接描写孝顺。

  作为广告创作人出身的林振强(其姐姐是香港女作家林燕妮),他亦会以四周事物来营造气氛,将感情形象化,例如《傻女》中的毛衣、《结他低泣时》的结他,皆为情感的投射。与此同时,林振强亦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一些崭新的包装手法,往往使他的词多一分令人拍案叫绝的精彩与投入感。如《太阳星辰》中,用天然意象对比不变的记忆;《激光中》是利用光、热、火引入主题;《傻女》则利用“毛衣”巧妙地转化成词中人思念的对象;具人生哲理色彩的《摘星》避免平直的说教方式,而用隐喻让人联想到禁毒。

  其他如《笛子姑娘》则较复杂,属于场景设计类,以一个感人的故事形式表现出来。不过此曲填于林的妹妹因血癌去逝后不久,故一般认为是他悼念亡妹之作。

  另外,林振强的一些作品却是从英文歌改作而成的“口水歌”,如《长夜MyLoveGoodnight》;《不再问究竟》的灵感是来自英文歌《Smoke gets inyoureyes》,显示其作品有其雅俗共赏之处。

  不过,有评论指林振强后期的作品渐渐重复老路,更指由于他的个性是耐不住沉闷刻板的工作,而每作一词,都千方百计要写出新意,或新角度,或是奇诡的想象力,或用妙趣的夸张,或用比喻,总之务求要给歌迷以新的感受,因此也令他的作品存在深度不够的缺点。

版权声明: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如有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跟我们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