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峰会 历史来源1999年11月,时任

admin 生活 4433

  历史来源1999年11月,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日本首相小渊惠三、韩国总统金大中在菲律宾出席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期间,举行早餐会,启动了三国在10+3框架内的合作。中日韩峰会

  自此,中日韩三国领导人每年在出席10+3等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举行会议。中国总理出席了历次会议。

  2000年11月,朱镕基出席在新加坡举行的中日韩领导人早餐会,金大中和日本首相森喜朗参加。三国领导人就加强中日韩之间和三国与东盟的合作交换了意见,达成许多共识。

  2001年11月,朱镕基、金大中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在文莱首都斯里巴加湾市共进早餐,举行第三次三国领导人非正式会晤,就进一步促进三国经贸合作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取得广泛共识。

  2002年11月,朱镕基、小泉纯一郎和韩国总理金硕洙在金边举行了中日韩领导人第四次会晤。

  2003年,温家宝总理出席第五次领导人会议,与日韩领导人共同签署并发表了《中日韩推进三方合作联合宣言》,这是三国领导人首次就三国合作发表共同文件,初步明确了三国合作的原则和领域,并决定成立由三国外长牵头的三方委员会,总体协调三国合作,标志着三国合作进入新阶段。

  2004年,第六次领导人会议通过《中日韩三国合作行动战略》,为全面推进各领域合作作出了具体规划。

  2007年1月,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菲律宾宿务恢复举行。会议发表《联合新闻声明》,向外界传递了三国致力于互信、友好与合作的政治意愿。中日韩峰会

  2007年11月,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新加坡举行。会议确定了2008年三国合作的一系列具体项目,包括制订三国合作行动计划,组建网络秘书处,进行非洲政策对话,加强可再生能源与新能源科技合作,保持自贸区联合研究框架,在海上搜救、奥运反恐等非传统安全领域进行合作等。三国还原则同意不定期轮流召开三国领导人会议。

  2008年12月,首次10+3框架外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日本福冈举行。会议签署并发表了《三国伙伴关系联合声明》,首次明确了三国伙伴关系定位,确定了三国合作的方向和原则。会议还通过了《国际金融和经济问题的联合声明》、《三国灾害管理联合声明》和《推动中日韩三国合作行动计划》。

  2009年4月,在泰国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温家宝总理主持了中日韩领导人简短会晤。三国领导人一致表示,将继续加强中日韩合作,推进中日韩与东盟合作,期待着于年内在中国再次举行中日韩领导人会晤。

  相关评论2010年5月28日至6月3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将对韩国、日本等亚洲四国进行正式访问,其间会同韩国总统李明博举行会谈,并参加中日韩领导人峰会。中日韩峰会

  在朝鲜半岛地缘危机升级的背景下,“作为重要的协调者,中国如能妥善处理朝韩危机,对自身大有裨益。”新加坡国立大学归国金融学者汪康懋昨日向《国际金融报》指出,这也许是一次“以战略课题换回经济课题”的好机会。

  韩国是中国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贸易伙伴。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说,“中国从未像现在一样面临两难局面”。意义重大此访是中国总理在中韩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后首次访韩,日本政权更替后首次访日,时隔16年再次访问蒙古国和缅甸,在中日韩合作开启新的10年之际出席三国领导人会议。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表示,这将是一次和平、友好、合作之旅,对于进一步发展中国同四国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推动中日韩三国合作,促进地区和平、稳定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据张志军透露,访问韩国期间,温家宝将同李明博举行会谈,就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双方届时将签署经贸领域的合作文件。

  访日期间,温家宝将会见日本天皇,并同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举行会谈。双方将签署涉及食品安全、节能环保、电子商务等领域的合作文件。此外,温家宝还将出席中缅建交60周年庆祝活动,双方将签署涵盖经贸、金融、能源、科技等领域的合作文件。

  而针对备受关注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张志军称,在为期两天的会议里,温家宝将与日韩领导人重点就规划三国合作未来方向及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交换意见。“三国将发表2020合作展望、加强科技创新和标准化合作等共同文件,并签署相关合作备忘录”。考验重重“朝韩问题必定成为三国领导人绕不开的议题。而中朝之间的特殊关系,也使中国所扮演的角色更为微妙。”汪康懋表示,“温家宝总理此行背负的重任之一就是尽量说服韩国不要诉诸武力,同时安抚其他国家的不稳定因素,使东亚地区免于陷入动乱。”

  昨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表态:“‘天安号’事件十分复杂。中方仍在认真、慎重地研究和评估各方面信息。”马朝旭指出,“我们始终认为,对话比对抗好,缓和比紧张好。我们也真诚地希望,有关各方务必冷静克制,妥善处理有关问题,避免局势紧张轮番升级。”

  不过,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对《国际金融报》表示:韩国期待中国拿出对策,但中国很可能不会满足韩国所有要求。他认为,“天安号”事件对我国外交是个考验,中国应与国际社会相互协调,既不能站在国际社会的对立面,也不能轻易抛弃朝鲜。“在保持中立的同时偏向国际社会。”经贸为本在周永生看来,经济向一体化发展必然会为政治交往扫除障碍。上海财经大学奚君羊也指出,随着中日韩三国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如何加强贸易往来是本次领导人峰会必然探讨的课题。

  “以往中日韩三国喜欢各自为战,与东盟单独交涉,此次峰会或将就如何进一步协调中日韩与东盟的关系进行探讨。”奚君羊补充称。

  与此同时,“与对欧美的贸易顺差相反,中国对日、韩贸易始终呈现逆差状态。”因此,奚君羊表示,“亚太共同基金形成后,可把外来不利影响降低到较少程度,共同应对金融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奚君羊对此表示肯定。

  汪康懋认为,峰会还将就建立自由贸易区进行探讨。“实现经济一体化的好处很大,中国国企可从韩国大型企业吸收成功经验,向日本企业学习低碳、高科技技术。”不过,奚君羊认为,目前谈自由贸易区为时尚早。“中日韩经济结构、国际地位、经济发展程度等各方面差距太大,经济一体化时机未到。”

版权声明: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如有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跟我们联系删除。